玉溪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踏天争仙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囚亡之地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2:18 编辑:笔名

踏天争仙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囚亡之地

“你是那吞天食地的那个东西?你是吞吼?”无忧子惊呼出声。

对于那个几万年几十万年轮回一次的家伙,每出现一次就换一个名字,换一张面容,不是这一方世界生存了百万年以上的存在根本不知道这家伙的存在。

也只有这几位长老拥有无穷寿元才能摸清楚终结头颅的脉络,沿着脉络逆流而上,发现了终结头颅存在的证据!

并给终结头颅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吞吼。

终结头颅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称呼他,他大口张开,几下就将那庞大的护身大阵撕碎了吞噬下去,至与其他两件神器放出的护身光气,终结头颅根本就不在乎,张口直接咬碎,直奔无忧子。

无忧子之前对于方荡丝毫不惧,甚至总是有种优势想要碾压方荡,但见到终结头颅的时候,无忧子心中立生恐惧,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和吞吼打交道了,吞吼或许不记得他,但数十万年前,吞吼挑战无上神明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到的,吞吼的强大简直不可描述,虽然最后被无上神明战胜,却也只是略输一线,再来一次的话,无上舍命和他之间胜败如何犹未可知。

这样的家伙天生在层次上就比无忧子高上一头,无忧子当然畏惧!

无忧子心怯,自然畏战,当即掉头就走。

终结头颅哈哈怪笑,他吞掉一座大阵两件神器之后,修为再度攀升,速度极快朝着无忧子追了过去。

两者一追一逃转瞬没了踪影。

方荡此时从均慈长老爆炸后的碎片中将凌光剑重新凝聚出来,凌光剑剑光暗淡,显然随着均慈长老一同爆炸,虽然有方荡特意照顾,依旧受创不轻!

方荡收了凌光剑,这才朝着花千树冲了过去。

此时死在花千树手下的神明已经达到了六位之多,从花千树动手到现在也不过才几个呼吸的时间,可见花千树的势力完全碾压方荡的这些信众。

方荡可不想再有信众死在花千树手下。

“花千树,均慈长老身死道消,无忧子亡命而走,你留在这里看来注定要陨落当场了!”方荡身形出现在花千树身前,而方荡的一众信徒纷纷后退,和花千树拉开距离。

花千树呵呵一笑道:“方荡,我承认你杀了均慈长老叫我感到非常震惊,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还有吞吼辅助,叫无忧子都不得不避退,我倒要翻翻看你究竟还剩下多少底牌!”

花千树双目扫向方荡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显然在花千树心中,方荡先后应战两位长老,无论是混沌之力还是精神都应该已经处于疲惫的状态,而她这个时候正好将方荡抓住。

至与方荡表现出来的自信,再花千树眼中看来,不过是狐假虎威想要吓唬住他的惺惺作态罢了!

花千树说着双目陡然一白,一头长发也瞬间变成雪白的颜色,继而,花千树整个人都化为一尊白色的雕像。

在方荡眼中花千树的神魂上出现一颗头颅,头颅上面雕刻着禁制两个字。

一见这两个字,方荡就知道,这应该是空间神通的一种。

方荡身后洞开空间裂缝,身形一退,想要直接遁走千万里之外。

结果方荡明明向后的身躯却陡然向前会到了原位。

方荡心中不由得微微一惊,有些搞不清楚这个禁制的根底。

花千树所化的纯白雕像上的发丝开始迅速游走,再空中编织起牢笼来。

方荡自然被这牢笼囊括其中。

方荡身形一动,想要在这纯白发丝牢笼编织成功之前从这牢笼之中钻出去。

然而每当方荡快要冲出牢笼的一刹那,方荡就会自己退回原本的位置上,方荡似乎进入了一个明奇妙的境地之中。

方荡尝试了两三次后,尽皆失败,而此时那白色的头发已经将牢笼编织完成,方荡目光所及,能够望得到的就只有层层叠叠的白色牢笼!

“方荡,进了我的囚亡之地你永远都不可能走出去了!”花千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

方荡目光四望,缓缓言道:“这个世界上那有不可能的事情?”

花千树咯咯一笑:“也好,叫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

花千树说完就再无声息。

方荡随手丢出一道火球,既然花千树是用头发编织了这座囚牢,那么火焰是不是能够将这囚牢破出一个洞来?虽然方荡很清楚这个囚牢应该不是那么容易被破开的,但尝试一下还是必须的。

一团火焰丢出,直奔那白色的长发,方荡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心中正在琢磨着接下来用什么手段破开着做囚牢,是以锋锐破之还是以爆炸之力洞开,方荡手中手段太多,想法也就比较多。

然而就在那团火焰即将撞在白色的长发构筑的墙壁上的时候,这团火焰忽然猛的反弹回来。

并且不是简简单单的反弹,就见那火焰在空中猛的涨大一倍,声势比方荡射出去的那道火弹强横了整整一倍。

方荡瞳孔微微一缩,身形一转避开这火焰

,但这团火焰非但完全不受方荡控制,反而如同十世血仇一般,追着方荡游走。

方荡不得不再次放出一团火焰,两团火焰撞在一起,却并未互相抵消,相反,两团火焰一下就融合在一处,再次膨胀一倍,追逐方荡。

方荡/叫了一声有趣,放出一个水球,两者相撞,这才将火焰终结。

方荡奇道:“花千树,你这不像是空间神通!”

花千树的声音响起:“我的秩序之力奥妙无穷,岂是空间秩序之力能够比拟的?”

方荡眉头皱起,如果方荡不能够在短时间内搞清楚花千树的禁制秩序之力究竟是怎么回事,方荡恐怕就不需要在为此费脑筋了,如他们这样的存在彼此争斗,一旦迸发杀机,那胜利和失败只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情。

方荡此时感到有些庆幸,之前他射出的只是一道火弹,如果是其他的攻击力强悍的手段,那么他现在说不定会被自己的秩序之力给杀死!

方荡再次射出一道火弹,这道火弹直奔四周的白发墙壁,果然,如方才一样,再尚未触碰到墙壁的时候,这道火弹猛的弹射回来,并且一边疾驰一边膨胀,转眼之间就膨胀了一倍。

方荡有了上次的经验,放出的火焰本身就力量较小,所以方荡并不躲避,伸手放出一道水汽,直接将这团火焰中和熄灭掉。

方荡依旧没有搞清楚这禁制之力是怎么工作的,怎么将他的火焰弹回来,然后又使得这团火焰不受控制的攻击自己。

至于将火焰壮大一倍,方荡反倒并不觉得有什么无法理解的,他本身就拥有毁字秩序之力,这种秩序之力能够弱化敌人的力量,那么有与其对应的能够壮大敌人的秩序之力的神通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就是不知道这种强化秩序之力的极限在什么程度!

方荡本想继续试探,但花千树显然不想给他时间继续试探,就见整个白色的长发牢笼开始不断的收紧,方荡周围的空间变得越来越狭窄。

而那尊原本在牢笼正中的白色的花千树的雕像正在随着空间的压缩逐渐根根抽离。

方荡觉得要想破开这牢笼恐怕就只能在这尊白色雕像上下功夫。

但方荡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头,如果这个雕像是这座大阵的阵眼和弱点的话,花千树完全没有理由将其展示出来,花千树有一万种办法可以将这雕像藏起来不叫方荡看到。

方荡觉得这尊雕像或许是一个陷阱,只要方荡尝试攻击那座雕像,很有可能就会有更强大的力量反扑过来。

方荡虽然这么想,但还是要尝试一下攻击那座雕像,所以方荡只是放出了一道细小的火球。

这道火球虽然细弱,但速度却并不慢,转瞬就到了那纯白雕像的面前。

噗的一声,火球没有翻转回来攻击方荡,而是宛若一颗种子一样,直接栽种在正在不断抽离的白色的雕像身上。

忽的一下,连接着整个白色囚牢的白色雕像,瞬间腾起熊熊大火,大火继而蔓延看来,刹那之间,整个白色囚牢化为火焰囚牢。

方荡不过是射出了一颗细细小小的火种,但这枚火种却形成燎原之势,整个火焰囚牢之中的温度越来越高,并且随着火焰囚牢的不断收缩,这些火焰距离方荡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方荡感觉自己此时被丢进了熔岩之中,随时都要被火焰吞噬掉。

好在方荡拥有控制温度的力量,昂当连忙操控自己所在的周围的温度。

然而,方荡一放出自己的温度秩序之力,就心中生出一种不妙的预感来。

“糟糕!”方荡不由得惊呼出声!

湛江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黑河治疗睾丸炎费用
衢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湛江治疗癫痫病方法
黑河治疗睾丸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