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溪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系统的超级宗门 373、原来是来道歉的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5:16 编辑:笔名

系统的超级宗门 373、原来是来道歉的

天空中,翼妖队伍渐渐压近。

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乌云压了过来,雷雨将至。不过因为晴空万里,人们能够在近了后看清了天空中的景象,其中自然包括温平。

“又是这个慕容清?”近了后,慕容清的脸很清楚地映入眼帘。

这家伙怎么像个蝗虫一样?

在这个人妖并存的世界,他不愿意做个好人,但是也不愿意做个杀人不眨眼的恶人。

这家伙就非要逼着自己杀他?

“慕容清,是我不朽宗吓不住你呢,还是你百宗联盟飘了?”温平静静地站在那,身旁站这个赵奕,怎么看都那么的普通,没有绝世强者的傲然气势,但即便如此,也让整个翼族大妖队伍骤然停了下来。

“温宗主,我等是来赔礼的……这些大妖背上的都是给您的赔礼。”慕容清苦涩一笑

,旋即白了一旁的韩绯夜一眼,早知道就不信这家伙的话。

不放藏戒,用翼族大妖驮。

厚重的道歉态度没先被发现,反而先引起误会。

一旁的韩绯夜也连忙接话,“温宗主,老夫代表整个极境山来给您道歉……这几只翼族大妖背后的天材地宝,还有各种武法、脉术,都是礼物。”

“这么多?”

温平瞥了眼巨妖背后,莞尔一笑。

“你儿子的死不记仇了?”如果这韩绯夜真能不记仇,那温平只能赠两个字——够狗。

韩绯夜应声,“犬子无知,冒犯了温宗主,得到的教训是他该得的。这些东西还请温宗主收下……日后我极境山绝对不会再冒犯不朽宗任何一人。”

保证做的掷地有声。

然而,温平只是笑而不语。

也就在温平思索之时,一旁的龙柯顿时露出了失望之色。

“竟然不是发难的。”本想证明一下自己的价值,现在愿望落空了,“百宗联盟怎么了,怎么向一个二星的不朽宗道歉?难道知道了姐姐的身份?”

旋不过她又觉得不可能。

如果是百宗联盟知道了姐姐的身份,来的肯定不是什么通玄境。

“唉,邪门。”叹了口气,龙柯直接回到了主殿自己的房间里。通过窗户,龙柯看着远处的翼妖队伍,旋即陷入难受的沉思之中。

事实证明,姐姐骗她。

不朽宗根本就不需要她保护,温平这小子没有呵护一样过得好好的。

另一边,温平从思绪中挣脱了出来。

收。

不收。

这是一个问题。

这些人做的事情对其他人而言,比如悬赏要敌人的人头,这肯定是致命的,但是对他而言,等于什么问题都没有,就跟抓痒一样。

所以,温平才一直没去找他们。

“要送的东西折现……直接给白晶。”温平在两个选择上犹豫了一会,而后开口说道。

慕容清一喜,他最怕的就是温平不接受,“温宗主,那我们的恩怨?”

“下次别让我再看到,对了,把这一带的百宗联盟分会都撤走,我看着烦。”温平所指就是黑岩城以及靠着苍梧城的几座城池。

“自然。”

慕容清点点头。

虽然这种感觉很难受,可是没办法,他除了点头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一旁的韩绯夜见温平和慕容清说开了,连忙接话,“温宗主,那我呢?”

“你?”温平扫了一眼他身后的翼妖,“折现……直接送白晶。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们的人,没事也不要来这一带溜达,否则白晶就白送了。”

“行。”韩绯夜咬着牙点点头,强行挤出了一缕笑意,不过旋即又松了一口气,“温宗主,我这带的白晶不过,只有200多枚。”

韩绯夜连忙冲一旁的人使了个眼色。

慕容清亦是如此。

两人一共拿了近400枚白晶出来——已经是二人的极限。

接过藏戒后,温平当即抬头冲着二人说道:“赶紧走……免得我改注意。”

灭东湖百宗联盟,灭极境山;杀慕容清,杀韩绯夜,这些对于温平而言都不重要。专门去弄他们,根本浪费时间,要想完全地荡平又得用爆炎追星炮,浪费白晶。

索性就让他们苟活着吧。

当然,主要是浪费时间。

建木林弄好后,他很珍惜时间的,九倍的无限制时间的修炼增幅,浪费一分钟都可耻。

“温宗主,那我们就告辞了。”

“告辞。”

两人一抱拳,当即倒转妖头往来时的路飞去。

龙柯看到这一幕,表情有些精彩,“这就400多枚白晶到手了?”

这两个人是傻子吗?

特意来送白晶。

二星势力就这么有钱吗?

400枚白金,这可不是小数目,她一个镇岳境一次性都舍不得拿不出这么多白晶出来买东西。也就只有那些做族长、宗主的镇岳境才这么奢侈。

“还是四处走走吧。”继续待在主殿的心情荡然无存,龙柯只得走出主殿往出绕山而去。

温平不知龙柯现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她在看,收起藏戒后,喜滋滋地就往回走。算上现在身上的一千三百多枚白晶——他又富了。

两人并肩而行,龙柯一直沉默着。

还是最先打破尴尬,“赵客卿,如果你实在没事情做,可以赵王伯。下棋、玩雕刻都可以……如果对两者都不感兴趣,交300枚白晶的入门费,宗门就跟你你家一样。”

“呵呵……没白晶。”

龙柯断然拒绝。

“随你吧。”温平转身去了药山。

龙柯则来到了出绕山。

刚一入观影室,就听得里面有人在说话。

“青玄长老,你学会宗主的蛇皮身法了?”说话的是长老云廖。

他也是刚来观影室,然后就听杨乐乐他们说起这家事情。

正好又遇上詹台青玄,所以正好问问。

詹台青玄看着光幕中弟子闯石门的画面,一边应声道:“算是得了些形吧。但是……还是没有宗主那般洒脱和随行,不过好在也够了。”

刚说完,风之谷中的妙音迈了离开的步伐。

詹台青玄当即站起身。

连同林可无也一起站起身来。

然后又是一同去找温平了,归来时,两人斗志昂扬的。

画风诡异。

一个长老和弟子竟然有种竞争对手的既视感。

“他们怎么了?”

龙柯好奇地看着两人下了出绕山。

一旁的云廖连忙回答,“因为最后的角逐要开始了,谁能获得烧火棍,就看这一个时辰……对了,得去问下宗主,能不能使用身临其境区。”

光看不过瘾。

尤其是最后的角逐时刻。

鄂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马鞍山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邢台治疗白癜风方法
鄂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马鞍山治疗白带异常费用